Menu
您的位置:首页> 资讯中心> 行业动态 > 行业新闻>正文

专访:艾特奖提名奖获得者、澳大利亚著名华人建筑师龚耕

2017-08-300
导语:龚耕先生,执业建筑师,澳大利亚国际知名建筑设计事务所DCM(Denton Corker Marshall)合伙人,2016年艾特奖“别墅豪宅类设计大奖”提名奖获得者。纯粹,亲切,绅士,没有中西文化之间的矛盾和纠结,一个充分汲取了中西养分且完美融合的现代建筑设计师。这是龚耕先生给我的初印象。

拒绝盲从,建筑设计师要有独立审美

      潮流是当下的,而风格可能与当下无关。潮流不断变化,但风格却是一个相对稳定的“套路”。目前流行的现代简约风格实际上是对复杂装饰主义的否定。但是简约并不等于简单,它的过程甚至更复杂,要求更高,比装饰主义更难“真正”实现。

      欧美近代建筑历史为我们提供了很好的借鉴。目前出现的新装饰主义风格是所谓的“新中式”。业主看到别家做新中式,也要求设计师做新中式;设计师看到别人做了新中式,也做新中式。这种盲目跟风,缺少独立审美。

      “新中式是不错,但还有很多别的风格也不错,作为设计师要针对诉求有不同的选择, 这样才有意思。如果大家都随大流,就是从一个极端走向另一个极端,而且是很单一的极端。这是不健康的。我们的建筑需要百花齐放。”龚耕先生不无担忧地说。

      龚先生的作品独具简约个性,跟他所受的以“包豪斯”为主线的教育不无关系,就是“朴素直接的逻辑”——设计语言非常简洁,拒绝多余的枝节。他做设计的时候,形式上更注重与功能的统一而少装饰。这跟他崇尚“少即是多”的创作态度亦不谋而合。“我的设计,国外业界一看都知道这是东方人做的,空间的组织和设计都有明显的东方特点。这是因为我特别喜欢祖宗传下来的智慧在空间设计上的体现。总是不断的向传统学习。其实中国传统的布局做建筑具有极高的‘空间效率’。有意思的是,国内的人却觉得我非常西方化,因为没有任何过多的装饰。设计上固执己见。”

      在问及国内目前设计界有什么问题值得注意时,龚耕先生是这样说的:“我觉得有一点应该是和业主有更大的关系,但结果是反映在产品上。这就是过度设计。特别是所谓‘高端产品‘上。好像恨不得把世界上最好的东西(设计)用尽。摆在世界这个大舞台上给人的感觉是很’土豪‘。这个词的出现其实已经反映了认识已经在进步了。就像别人看中东的东西一样,真正的文化不是金钱可以买来的。我在设计上一贯遵循的原则是越有钱,设计上越是要控制/节制。这一点特别反映在我最近完成的两个私宅项目上。一个是M街5号,另一个是H街98号。后一个是为一个瑞士业主做的私宅。这两个项目的共同特点是钱花在空间的塑造上,很大的一笔钱,而不是在“装修”上。所谓的“装修”,则是在材料的选择和搭配以及细节的处理上。要的是“少而精”,而不是“圣诞树”式的堆砌。最近看过好多纪念冯纪中先生的文章。最多提到就是他做的方塔园。方塔园其实就是空间的极简和极致以及材料选择上的“寡”。寡到极致。那是真正的低调,自信的低调,低调得让你没有惊奇。几乎是“淡而无味“。而这种淡淡的味道随着时间的推移,变得更加醇厚了。这应该说是同济给我的实实在在的影响吧!我希望我们把时间、精力和金钱花在塑造建筑的空间上,减少“不必要”的细节和装饰。当然这需要一个比较长的过程。“

【龚耕先生新作,H街98号】

尾声

      “这个世界有时很坏,希望你总能被温柔以待”。龚耕先生给人的感觉非常友好而纯粹。说到艾特奖,他不吝赞美之词,但足够诚恳,他说通过国际权威的艾特奖普及推广全球优秀建筑设计作品,本身就是一种很有社会公益性意义的全民教育, 它的积极作用不可低估。这也是他特别支持、热爱艾特奖的原因所在。说到路易斯·康、安德鲁这些大师时赞不绝口,对他的业主心怀感恩,对我们A963平台的努力也给予充分肯定,甚至说到业内一些消极的现象,他都会用心去理解。他的建筑也如是,大学建筑,房间设置很小,而留出大量的公共空间;商业建筑也力图做到惠及众人和城市,兼具公共空间的功能。

      这就是龚耕先生,一个心怀大爱的建筑大家。这样的人,一定有一颗温柔的心,对世界,对他人。

精品推荐

设计名人圈

更多

  • 王五平
    阿森
    任清泉
    韩松
  • 陈朝辉
    洪忠轩
    王冠
    向宏
  • 马侠华
    刘拥军
    王勤俭
    王红光
  • 吴文粒
    潘旭强
    尺子设计
    袁静
  • 钟建福
    吴海
    刘建辉
    徐麟
  • 陈邵宁
    段剑文
    朱俊翔
    张治屏
  • 黄珍珍
    吴海峰
    黄德胜
    邹春辉
  • 宋九龙
    杜鸿业
    高先生
    孙宝宏

设计机构

更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