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您的位置:首页> 资讯中心> 行业动态 > 行业新闻>正文

【专访】朱晓鸣:空间是物质的,也是精神的

2018-01-230
导语:在这个拥有秀美西湖的江南水乡与千年历史沉淀的杭州,一家微小、平凡、却有能量的设计机构正慢慢的萌芽、生长、壮大。面对如今复杂的多变的社会环境,我们试问,如何重塑人与空间的关系,如何平衡人与自然的关系,如何打开精神与物质之间的更多创作可能,这一切都由idG设计机构创始人朱晓鸣先生来为我们解答。

      克隆是危险的 创造是光荣的

      在要执笔造就的空间面前,我们要问自己:

      是否有勇气和能力改变思维的惯性,因为惯性带来乏味和雷同;

      在设计师这一称谓面前,我们要问自己:

      是否有做新的尝试,因为尝试是平庸的墓碑,也是成功的基石;

      在理想面前,我们要问自己:

      是否依然会血液滚烫、瞳孔扩张,对一切墨守成规、谨小慎微的做派,势不两立;

      在过往的名声面前,我们要问自己:

      是毫无出息的原地沾沾自喜,还是决然地跳入烈火,涅磐新生。

      ————idG设计机构

      在这个拥有秀美西湖的江南水乡与千年历史沉淀的杭州,一家微小、平凡、却有能量的设计机构正慢慢的萌芽、生长、壮大。面对如今复杂的多变的社会环境,我们试问,如何重塑人与空间的关系,如何平衡人与自然的关系,如何打开精神与物质之间的更多创作可能,这一切都由idG设计机构创始人朱晓鸣先生来为我们解答。

      idG设计机构创始人 朱晓鸣

      朱晓鸣,idG设计机构创始人,毕业于浙江树人大学,主修建筑与室内环境设计。2001 年创建意内雅空间设计事务所。公司团队创立到现在,一直秉承‘空间是物质的,也是精神的’的设计格言;致力于创建设计资源整合新模式,尝试多领域的界面共生设计,通过跨界的想象与突破,打开精神与物质之间的更多创作可能。

      【A963】:朱总,你好,首先非常感谢你接受我们的邀请参加此次的采访活动。我先问第一个问题,杭州是一座兼具文化底蕴和自然景观的城市,这座城市给你和你的设计带来了什么样的养分?

      【朱晓鸣】:其实,我觉得作为一个设计师来讲,不管在哪个城市,他作为一个设计从业者,他应该是个比较敏感的人,一个会自动接受能量的人,这是一个设计师的特质。所以在哪个城市都会有各自不同的魅力和城市的特点。

      杭州本身是一个比较婉约、文静的江南城市,他有历史上很多文人墨客的眷顾,包括有很多所谓的爱情桥段,宋代古都的遗存等等。当然,从历史上来讲杭州承载了很多可以汲取的闪光点和养分。

      从现在来看,设计本身是个相对比较新兴的行业,杭州在中国还是比较活跃的城市,特别棒的是我们设计行业的门户都特别开放,大家彼此交流、交集,也有朋友之间把酒言欢下的真实的设计探讨,彼此之间有亲情的探索和想法,可能会更真实。这些交集,火花的碰撞会给一个设计人带来很大的启迪,而且彼此之间互相尊敬,这一点非常温馨。

      我觉得一个人想让自己成长,就像杭州西湖断桥边的荷叶,它内心是聚合的,所有水滴、露水会汇合在那里,这个东西相当于自己的成长。尤其是像我们这种还算是年轻的设计师,还不像雨伞的时候,它不是向外发散。所以,我们觉得每个人的和谐共生,在断桥荷花池里面,每个人在平静的交集、生存、共生的同时,还有雨露的共享。

      【A963】:相比而言,新生代的时间是的商业业态、空间设计之外的东西有一些研究之外,你也认为完整的设计应该具备策划能力,你如何看待设计师的这种不务正业?

      【朱晓鸣】:不务正业是个例子,因为我们常常说行业有所谓的跨界,他到底有没有跨界?其实他还是属于设计的范畴,我们认为不务正业也说明了他在务一个更大、更正的业。从设计师的角度来讲,这是前期和后期的思考。

      很多人还停留在怎么表现、怎么表达设计的时候,我们认为更重要一点是在起笔之前的思考,这些思考不管是建筑的语言还是空间的形态,还是关于陈设的场景,在这之前都要进行深入性的思考。

      我觉得它已经可以理解成另外一种策划了,空间,建筑,作品如何对来访者的属性进行判断,来访者的行为进行分析判断,空间和人的关系进行判断,人和建筑、人和器物之间进行判断,它已经或多或少进行了一些策划。我认为我们要去做一些思考,如何能够表达更多思想的作品,它起笔前的定夺和思考更重要。

      国内经常讲术业有专攻,我们在想是不是因为这句话反而会限制了我们的“界面之学”,大家说这个是我的范畴,这个是属于另外一个系统,它们之间没有交融,没有界面上的对话,会显得比较乏力和孤立。

      我们希望尝试在很多界面进行对话,就像我刚才说的,在藕花里面、莲蓬里面能够看到建筑,在莲子里面能不能看到一个LOGO,一个启迪,在池塘里面能不能看到精神语言,这些或多或少都会带来一些思考和策划,这些往往是我们起笔之前的核心利益点,这个点是不同的,不管是从平面,品牌还是建筑,它从各种可能的东西上都有一个根基,这个点就属于要考虑的核心部分。

      【A963】:听你一讲设计好像要求更高,更全才一些。

      【朱晓鸣】:对,或者说设计人他应该更放得开,更好玩一些,他的触角应该去触及更多东西。

      【A963】:你专注于设计事业已经长达20年了,不是兴趣两个字就可以解释的,你长期以来一直坚持的设计理念和信念是什么?

      【朱晓鸣】:应该是17年。我比较秉承和遵循的设计理念是,从创业开始到现在还是比较欣慰,从创业开始公司的设计概念到现在至今未改,或者说还没有觉得它需要重新审视自己更改,我们从创业的时候一直讲我们要做什么样的一家公司,做一家微小、平凡、却有能量的公司。

      做怎样一家有不同主张的公司,我们给自己总结了一句话:空间是物质的,也是精神的。我们也希望在设计的思考当中除了带给人物质上的视觉语言、视觉震撼、视觉感受,更多能否带来一些心理上的启迪、心理上的一些共鸣,或者空间和居住者、使用者带来更多的交融,让他产生情感。如果一个空间没有考虑到精神或者人之间的关系,它应该叫建筑,或者叫屋子。因为有了人,它可以叫场所。

      【A963】:现在比较盛行的说法是去风格化,但是作为一个设计师每个人擅长的手法和偏爱的风格相对来说比较难改变,你自身倾向的设计风格是什么样的?

      【朱晓鸣】:其实每一个阶段都有所不同,从公司创业的前期对客户的迎合,到现在有了一点自己的主张,要表达自我的理念,这都随着我们发展在变化。包括自己所谓设计阶段、修炼都产生了不同的结果。

      【A963】:你自身更倾向的设计风格是什么,目前看到你的作品各种风格都有涉猎到,你认为自己做哪类风格更得心应手,或者你更喜欢一些?

      【朱晓鸣】:我个人比较倾向于自然的,比较平和的,因为一些特殊项目经历的原因,对东方气质的空间会比较关注和倾向。我们觉得在那样一个平静的空间里面去表达一些独有,或者说隐喻东方气质的,但不是具象中式的水榭楼台、小桥流水、飞檐翘角,这是我个人比较喜欢的方向。通过当下人们使用得比较舒适的空间,却能够折射出未来我们东方气质空间美学方向的设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