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您的位置:首页> 资讯中心> 行业动态 > 行业新闻>正文

【花样年“悦城杯”设计师专访系列之葛亚曦】和谐的设计都是无趣的!

2018-02-240
导语:如果你家里所有的设计都很和谐,请你警惕,它一定是无趣的。

葛亚曦

中国著名室内设计师

LSDCASA创始人

深圳市室内设计协会轮值会长

SIID深圳室内建筑设计行业协会理事长

      LSD是葛亚曦创立的设计机构名称, LSD 这种物质被认定为“具有意识显现的作用,可以挣脱多年世俗生活所养成的思维定势”、“是社会文化乃至整个时代观念的颠覆者”。

      葛亚曦也是一个自带光环的人,做广告也好做设计也好,似乎总能轻而易举得到绿灯。他很珍惜媒体和大众给的光环,也并不清高,风轻云淡地说了一句“客户和媒体的价值标准还是有所不同”。他有感于中国设计在全球范围内的有限话语权,同时欣喜逐日哪怕是微小的进步并砥砺前行。“当下的空间设计基本上是合理的,不会犯大的逻辑错误。”“这个虽然讲起来比较宏大,但是难道不应该去想吗?这是我们这个行业的担当。”

      2018年,葛亚曦受邀担任花样年“悦城杯”设计大赛的专业评委,A963设计网深度采访了设计师,以下为部分采访实录。

      A963设计网:你有一个观点,“设计师如果想要赢得尊重,在做好每一个设计方案之外,还应该去创造价值观,去寻找更好、更新、更符合人诉求的形式来帮助大家获得更愉快的体验。”相信你并不是一开始就有这样的领悟,这当中有经历怎么样的成长过程吗?

      葛亚曦:我们一直很强调这个,刚才我讲我们的设计价值的时候就提到了所谓价值观的问题,不管做什么样的设计都不可避免的必须要去回答一个问题,你的文化价值在什么地方,文化价值不是看起来有文化,你的设计必须得文明。

      设计师是很难创造价值观的,设计师是把某一类的价值观用人可以感知的方式把它体现出来,验证它,因为抽象的东西是很难进入大脑的,它必须要通过感知才能进入大脑的。设计师承担了翻译器的作用(角色),把一些抽象的东西转化成感知,让人深切的理解到,再把观念移植进来,这是设计工作必不可少的一个问题,而事实上我们也是一直这样做。

      为什么这样做?可以去看看我的微博,前天有一个粉丝问这真的是葛老师的微博吗,我说不然呢?我在微博里很少发设计,我都是在看这个世界的状态。比如说东方如果是一个界定,他的对面或者它的旁边是西方,我们必须要去回答一个问题,东方文化的价值基于西方,基于世界到底在哪里,我们必须要有能力回答。

      设计工作就带有很强的文化属性,所以他必须要面对今天在文化层面的担当,它不只是赚钱,不只是解决很抽象的空间问题,或者解决很具体的材质问题、比例问题,不只是这样。它最终要面对的是我们今天的归属感在哪里,喜悦到底在什么地方,骄傲到底在哪里,我拿什么东西去跟所谓的西方思想,或者目前的哲学沟通,或者我们如何在这一刻做出什么样的事情,为未来的世界做出什么样的贡献。这个虽然讲起来比较宏大,但是难道不应该去想吗,这是我们这个行业的担当。

      A963设计网:作为花样年“悦城”设计大赛的专业评委,你想对参赛的设计师说什么?

      葛亚曦:我们这次的比赛在户型、风格、延展的问题上都有重视,我觉得创造工作的乐趣就在这里,它没有所谓的单一纬度的好,虽然它有很多不同的纬度,你拿不一样的标尺去衡量一件事情会得到不一样的结果,这就使得每一个人都有机会发声,每一个人的纬度都有可能对现行主要的标尺产生帮助性的作用。

      我觉得对参赛设计师的第一个建议是不要太妄自菲薄,我们讲究不要过高的看待自己,也不要过低的看待自己,你的看法有可能不是特别的珍贵,但是它是有价值的,坚定确信自己对设计、对户型、对居住的看法,可以被沟通、被表达的权力及价值,我觉得这是第一件事情。设计并不是由权威控制的,设计的好坏也不是名声决定的,是每一个人都可以对这件事情产生触动。

      第二个,你必须要有能力不断检定自己看法的价值,设计工作的本质没有100分。实质上正是因为它没有统一的标准,所以它就制造了大家都有可能去坚持自己有可能错误、有可能落后看法的可能,所以大家要警惕这件事情。这两点我希望参赛设计师能够听懂,能够看到。

      A963设计网:说到空间设计和施工,设计师、材料品牌商和业主三者之间往往是很微妙的关系,您认为三者之间应该保持怎么样的良性关系呢?

      葛亚曦:有一些行业里面通性的问题我不讲,因为大家都看到了,讲不讲都存在。我觉得比较良好的关系是设计师要承担好业主的顾问工作,他本身不是在替代业主去做选择,他本身去帮助业主产生选择。

      也就是说不同的业主和不同的材料他们互相的对接是有误差的,或者成本过高,设计师要承担让它更低成本到达的角色目标。所以他一定不是站在材料商这边,如果从立场角度来讲,他一定是站在业主这一边。

      从业主的角度来讲,他需要借助设计师能够更清晰的发现和认知我们的这个工作种类,包括材料属性,尺寸大小、成本多少,同时要借助设计师去发现自己抽象部分的感受,怎样可以转化成具体的感受,让自己感受,发现自己的生活,发现自己的喜好,发现自己的美,不管搭建什么样的关系,这都是要做到的根本,我们以此为根本去搭建关系。可能设计师和业主在一起共同面对材料是比较基础的关系,而不是说设计师了解材料,所以我和材料商在一起,我把某一块东西告诉给业主,我觉得这是不太对的地方。

      A963设计网:花样年悦城项目作为三四线城市的楼盘,同时以设计为主导,这体现了当下什么样的市场趋势?

      葛亚曦:首先,一线城市已经不(仅仅)是北上广深了,现在有新晋城市出现了,或者说北上广深其实都已经开始割裂了,我们叫京沪。还有个说法,如果说GDP可能是北上深广,包括成都已经变成一线城市了,还有准一线城市在产生。意思是指原来对某一类东西的界定的边界正在被打破,被重组,这是第一。

      第二,所谓的一、二、三线的阶梯关系和十年前越来越不一样,可能原来一线城市领先三、五年,再到二线城市,通过一段时间再周转到三线城市,有很长时间的流动。现在因为互联网的问题,因为资讯更为发达,造成这个流动时间会进一步缩短,也就是说所谓更领先的看法,或者说更优秀的作品机会和产品机会在第一时间被原来所谓的二、三线城市同时吃定。

      也就是说我今天在分析某一类城市的时候,比如说今天是在宁波,或者在厦门什么地方,我们不要用旧有的逻辑关系去看待这个区域城市对产品的关系,以及他的理解,因为市场的变化远超过我们的认知,我觉得他们会瞬间到达任何地方。比如说今天一线产品在三线城市,甚至四线城市都是有机会的,或者说它都可以连接得上,我觉得这是趋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