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玮,深圳道和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创始人之一;深圳室内设计师协会第三届理事会理事;深圳著名室内设计师;从2002年开始从事设计,曾在北京上海深圳游走工作,期间主持参与过多个设计项目,具有独特及敏锐的设计视角,善于发现不同的设计美学,致力于把艺术与商业的完美融合;其作品多次被大连理工大学出版社、博远国际出版社、辽宁科技出版社、《现代装饰》等机构出版发表,多次得到业界广泛的好评。2016年获大中华区十大设计师称号(酒店会所类别)、2010年获得深圳十大新锐设计师等。

       设计作品包括:深圳龙华焦点KTV、深圳龙华魅力四射酒吧、湖南郴州友谊阿波罗商业广场、河南南阳广宇裕华售楼处及样板房、湖南郴州中式私人会所等。

      “设计不仅仅是你在纸上呈现出来的线条和笔划,还有你人生的感悟、你的经历。”

      “设计需要个体的阅历和文化修养作为沉淀。唯一不同的是,面对大型的商业空间,为了不同的受众,我们要做出妥协,这正是矛盾的节骨点。也是挑战的地方”。

      中国传统文化的哲学观潜移默化地影响着他的设计品位,抛开桎梏种种,他忠于对中式的情怀,他把中式设计理解为“意境“,有人的地方就有意,有自然的地方就有境。都说设计师是带着枷锁的舞者,十三年来他且默默耕耘,不忘初衷。

      他是深圳道和建筑工程有限公司创始人之一,贺玮。

      设计如诗,诗情画意

      贺玮说,自己是被朋友带入行,美术专业出身的他,当初对“设计师”一种高大上的憧憬,却莫名的有了十多年的坚持。受中国传统文化的熏陶,他尤爱中式的意境和情怀,正因如此,对琚宾和安藤忠雄的倍感崇敬。安藤被称为清水混凝土诗人,他为流动的混凝土赋予一种几何学秩序,在空间和形式上演绎了一种沐浴心灵的自然与建筑。贺玮并非安藤的模仿者,但他把设计喻为作诗,“从婉约到豪放,字句之间流露的诗情画意正如设计简约的元素却能缔造的深远意境”。2016年他获评大中华区十佳设计师,一套非传统意义上的中式风格,却以驾轻就熟的手法将湘绣的素雅、祥云的灵俏在丰富却简单的空间关系里书写了一脉“非淡泊无以明志,非宁静无以致远”的气魄。

      从过往的作品中端详,元素的堆积,俨然并非贺玮处理中式风格的方式,他甚至不齿于此。他把中式风格理解为一种“意境”味道。中式的意境之美,以其缓缓流淌的文化气质,深受人们的喜爱。

      商业设计并非纯艺术,设计师们或曾抱怨创意输出的阻碍,这点贺玮也不可置否,甚至于在创立「道和」以来,更将重心移至大型商业综合体,项目的定位需求成为设计主题的第一要素。这块试金石并未将贺玮打败,相反在创意实施的“万夫当关”中更令他懂得为商业空间创造最大的商业价值。虽然,习以为常的模式久了难免令人心有疲惫,但他对中国文化、中庸价值观的偏爱,那令人遐想连篇的如诗如画,未曾从他的设界中逃离——他在多元化项目类型中耕耘。

      设计为先 争创双甲  

      「道和」的创立时间并不长,但短短几年间,从购物中心、娱乐空间、酒店会所、建筑幕墻、地产和人文等项目皆屡出精品,目前业务多集中于河南、湖南、深圳等地。如今,企业正向双甲资质迈进,而这在贺玮看来,是志在必得。团队作为第一生产力,是他们在重大工程上取得佳绩的首要因素,而他在这当中扮演的除了是设计的把关者,还有提案的谈判者,他甚至打趣说,自己是设计公关,在竞争日益激烈的商海上,酒香也怕巷子深。商场如战场,他面对的甲方林林总总、形形色色,其接洽的商业综合体中多有达二十万平方米的购物中心,“很多时候项目做得越大,设计师所受约束越多,话语权就要看你的个人协调能力。”

        对于目前的贺玮来说,资源与人脉显然并不匮乏,他甚至有着优于旁人的跨界条件,但他却似乎更热衷于对设计的落实,这也正是他们力创双甲目标的努力步伐。他的直率性格在交流的口气与言语中展露,“刻意而为之的宣传或改变若仅为了光环,何不把心思先放在设计上”。带领团队,他以三年为限,“商业综合体还可以做三年,这三年里我们要形成自己的布局,包括涉及古建筑领域。我们正努力申请一级资质,我相信团队的实力”。

        且行且看 自我顿悟

        “设计不仅仅是你在纸上呈现出来的线条和笔划,还有你人生的感悟、你的经历。”

        设计有不甘于平庸的郁闷和烦躁,“有时候旧的东西不愿做了,琢磨出来的新玩意又看不上,我想是遇到瓶颈了。但如果你先放空自己,打开了一扇门,一扇窗,整个视野也许都不一样了。所以,当积累到一定程度,对我来说就有一个顿悟。”

        一次在黑龙江,他的项目设计总找不到灵感,就独坐在院子里头,望着电线杆上稀疏的四五只小鸟。它们在那停留了好一阵,有的用嘴尖梳理翅膀,有的晃晃脑瓜,不安分地串动,像极了一幅轻快的五线谱。天很蓝,人很静,这样的画面,简单而唯美,而他顿然有悟。

        这是事物本身什么拨动了脑海中他创意的发条,人群、空气、声响、色彩、纹理、材质、或者是形式,设法破解美的形式,追寻画面的源头。

        他喜欢向大自然取经,他说那儿有无限的灵感。他爱读书、读诗、旅游,诗人的素材取自大自然,取自他们经历过的人生百味、走遍看过的山川万里。李清照的夏日荷趣、李白把酒醉今朝、杜甫的人间疾苦……设计亦如是。“设计需要个体的阅历和文化修养作为沉淀。唯一不同的是,面对大型的商业空间,为了不同的受众,我们要做出妥协,这正是矛盾的节骨点。也是挑战的地方”。

        “踏上的每一寸土地,接触的事物、经历,都是我阅历的增长”,在读万卷书和行万里路中自勉,大概这样才有不落俗套的视野和不竭的动力。

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