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enu
您的位置:首页> 资讯中心> 资讯人物 > A访谈>正文

王纯良、邹晖:中国建筑设计的希望在于对历史的再创造

2008-07-010
导语:6月28日下午,“设计家·讲坛”首期开讲,来自美国佛罗里达大学的旅美华裔学者王纯良教授和邹晖教授,他们就“多元文化的诗意建筑”这一主题展开了精彩演讲,近200名设计界人士参加了此次活动。讲坛现场气氛活跃,不少设计精英纷纷与两位教授进行了激烈的现场对话。在教授的演讲与之后的采访中,我们体会到了思考、学术的魅力,同时相信,有了理论的支持,我们会走得更远……

  6月28日下午,“设计家·讲坛”于深圳市室内设计师协会新址新领域大厦开讲。作为深圳室内设计行业公共服务平台启动后的2008年重点学术活动,首期开讲邀请到来自美国佛罗里达大学的旅美华裔学者王纯良教授和邹晖教授,他们就“多元文化的诗意建筑”这一主题展开了精彩演讲,近200名设计界人士参加了此次活动。讲坛现场气氛活跃,不少设计精英纷纷与两位教授进行了激烈的现场对话。在教授的演讲与之后的采访中,我们体会到了思考、学术的魅力,同时相信,有了理论的支持,我们会走得更远……

  记者:今天是深圳市室内设计师协会《设计家·讲坛》的首场讲座,针对主题“多元文化的诗意建筑”,请您用概括性的语言简述一下怎样的建筑称得上是“诗意的建筑”?

  邹晖:“诗意”的概念出自古希腊的一个词汇:poesis(现英文译为poetic)。这个概念就讲到了“诗意的构造”,不仅仅是“诗意”这一独立的概念,它的词根里面本身就包含着“建造”这一部分。从这个角度来说,“建筑”从根本上就是和“诗意”的概念联系着的。我们称之为“诗意的建筑”,是这样一种建筑,它们能引发人们对生活的深层思考,带来一种完整的对世界的体验。在中国的诗歌里面,我们读到一段描写自然、人文环境的景象时,我们说这是一个诗意的呈现,有一种对世界的、打破常规的激情和感知蕴含其中。

  记者:现代社会生活节奏不断加快,普通人能享有的空间不断缩小,这样的环境下我们如何达到“诗意”的境界?

  邹晖:诗意可以来自很小的生活片断,小到一个茶馆里,两个朋友之间的交流,当你坐在那里品茶,透过窗户看到的夜景可以是诗意的;大到城市的角度,开车经过一片中心区,看到高楼的天际线,可能会给你带来不同寻常的感受,而那个感受也可以成为一种诗意的体验。

  记者:您比较认可的,能够称得上“诗意”的建筑师有哪些?

  邹晖:美国的斯蒂芬·霍尔,他在中国也有不少的作品(编者按:其在北京的作品——当代MOMA与鸟巢一起入选美国《时代》周刊评选出的2007年度十大建筑奇观)。他的作品具有相当的理论深度,尤其是在现象学方面。他在深圳也有作品,万科的一个会议中心,目前正在建设中。

右为佛罗里达大学建筑系王纯良教授

  记者:王教授,您对印度尼西亚有相当深厚的了解,请您介绍一下印尼本土建筑有哪些独特的民族、地域的特色?

  王纯良:关于印度尼西亚传统的建筑,就像我们对中国传统建筑的感觉一样。在艺术方面,就写意和写实的概念比较而言,传统的东方艺术是写意的,而传统的西方艺术是写实的,比如文艺复兴时期、巴洛克时期的壁画。但是到了19世纪末20世纪初,东西方艺术创作上的风格刚好又颠倒过来了,东方的艺术和建筑越来越走向具象,而西方的抽象运动开始蓬勃发展。

  记者:是什么导致这种现象的产生呢?

  王纯良:从西方艺术史的角度来看,18世纪末,精致、繁琐的洛可可风格引发艺术界形成一种反判的、抵抗的思潮,最终导致抽象主义的诞生。而18世纪同期的中国清朝末年,我们也看到一种对繁琐的追捧,重于色彩、细节表述的建筑风格。

  这里需要提到的是,中国现代主义的运动,不管是在建筑上还是艺术上,需要有一个自己清楚的界定。什么是我们的现代主义?是不是就是西方的抽象主义,还是我们必须得经历这样一个抽象主义时代,才能真正找到我们的现代主义道路?

  记者:王教授,结合您个人的设计案例,您在做建筑设计的时候会不会跟室内设计师进行前期的沟通从而来确定最终的、最合理的设计方案?

  王纯良:就我自己设计的体会而言,往往我自己就做室内设计的部分,因为我非常热爱室内设计。我觉得从建筑到室内设计这个过程里面,大概有三个尺度的创造——城市的,建筑本身,以及很亲密的室内的尺度,还有一个不可见的存在的尺度,超越物质世界之外的,为精神的尺度。我喜欢在多个尺度里来思考空间,还有与空间相关的各种元素它们之间的关系。

  记者:中国当代的建筑设计在传统文化的运用和呈现上做得如何?

  王纯良:就我的观点来看,在新与旧、传统与现代的关系上,中国的当代艺术和电影走在了建筑设计的前面,它们在对文化差异的理解上更胜一筹,它们知道怎样把中国传统的美通过一种当代的、世界的途径呈现出来给全世界的观众,尤其是电影。

  记者:在设计教育方面,美国跟国内有何不同?

  邹晖:有很多方面的不同,主要是文化差异造成的。一个很重要的方面是学生的思考方式,还有教师队伍自身的培养。在美国的建筑系里面,教授的职能一方面是教育,一方面是研究,他们全身心地投入到这两个方面进行探索,也有一部分会进行实践,但是实践也要和他的教学、研究紧密联系在一起。

  还有一个很大的不同就是批判的氛围,敢于争论、提出差异的氛围。“你可以不同意我的观点,但是你必须知道我们之间的异同”这点是非常重要的。在建筑设计的教科书里面,你也会发现,确定观点的不一样是非常重要的。然后在不一样的背景下,去寻求最重要的真理般的认识,那就是我们所说的共通点。但这种真理般的共通点的认识,不是来自于老师单方面的灌输,而是语境的完全打开,学生可以提批判视角的问题,老师可以给批判视角的评语,然后把整个设计的交流过程,变成一个开放性的思想创造的过程。这一点我觉得在当前中国的教育里面是不够的。往往我们的学生比较顺从老师,喜欢保持沉默。但是在美国,保持沉默等于不知道你在想什么,而在中国保持沉默表示一种尊敬或认同的态度。不同的环境下,它的意思完全不同。

  王纯良:我想给中国的学生提一个建议,诚然,现在通过网络你能知道国际上在建筑创作方面的趋势,得到一些形式化的信息,但是同时也要意识到,这个途径本身的局限性,就像一个完整的人一样,身与心总是在一起的。这个细节它想要表达的意思是什么,如果你没有了解到它的涵义,或者说形体本身就没有思想,而你简单化地加以借鉴或利用的话,就像一个没有灵魂的躯体。所以说我们很重视的一个观点,为什么要思考,为什么要有一个批判的视角,就是要打开你的思维世界,把你的思想、你对细节的思考引入更深的层面来创造意义。

  这又联系到师生之间交流的过程,直觉当然很重要,任何人都有一种直觉,有时候直觉也可以共同分享,但是在交流中直觉的沟通不是那么容易的,因为直觉本身是存在于思维的个体里面,你要通过交流才能产生共鸣。所以交流的过程是重要的。你必须让大家知道你的设计思想,必须把你思考的过程和所达到的高度呈现出来。让人家理解意义所在。

  记者:职业教育是学校教育的一个补充,您对职业教育有什么看法?

  王纯良:中国在职业教育方面有自己的优势,这种继续教育的培训中心给已经就业的建筑师提供了再深入学习的机会,或者是为还没有进入这个领域的年轻人提供发一个直接的思考和感性认识的机会。这是一个很有意义的存在,也起着很重要的社会作用。

  记者:最后请二位对中国的年轻设计师分别给一点建议?

  王纯良:不要忘记历史。这句话很简单,但并不意味着我们要成为保守的、对历史总是随从的人。不要忘记历史,正是因为我们要创造一个更好的未来。

  邹晖:我十分同意王教授的观点。人生活在历史当中,同时历史是今天和未来的一部分,这就是我们生活的历史性。德国哲学家海德格尔曾提出,历史感是界定生活意义的地平线。从这个角度来说,怎么面对中国的历史和诗意的传统,把它整合到我们今天新的人文诗意环境的创造中去,这正是中国建筑的希望所在。如果忘记了历史的维度,不管我们生产多少建筑,诗意的环境是不可能持续产生的。这就是我们所说的可持续性发展,到底要持续什么样的有价值的东西,不仅仅是资源,更重要的是,中国传统的、诗意的环境必须持续下去。

相关链接: [直播]设计家·讲坛:多元文化的诗意建筑

精品推荐

设计名人圈

更多

  • 王五平
    韩松
    段文娟
    杨明钊
  • 周静
    洪忠轩
    凌奔
    颜政
  • 吴开城
    孙志刚
    徐麟
    杨星滨
  • 秦岳明
    孙大为
    丁世强
    宋爱生
  • 郭杰
    周际
    姜振东
    本象设计
  • 田然
    黄德胜
    黄柏元
    余佳
  • 王晓东
    王勇
    聂剑平
    黄懿
  • 丁志强
    梁曦文
    楊中昀

设计机构

更多